龙城领主

离我最近又最远的瓦罗兰 飘着艾泽拉斯的雪

来源:第七在线游戏网 作者:第七小编 时间:2016-11-18 10:25:00

微信里有一个群,叫有梦想的家乡,成员是一群年近三十岁的老男孩,从高中时期就喜欢游戏,现在虽然有了家有了孩子,却依然如是。 苍月岛的桃花和艾泽拉斯的雪 2016年9月,魔兽世界上了新版本,沉寂已久的群也随这军团再临的

微信里有一个群,叫有梦想的家乡,成员是一群年近三十岁的老男孩,从高中时期就喜欢游戏,现在虽然有了家有了孩子,却依然如是。

苍月岛的桃花和艾泽拉斯的雪

2016年9月,魔兽世界上了新版本,沉寂已久的群也随这军团再临的号角开始热闹起来,那个叫毛毛的大男孩,声嘶力竭的组织着传说中的开荒计划,一句“大家都有孩子了,以后也不一定会有时间,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开荒了,都来吧,为了艾泽拉斯。”

莫名的感触,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的心中似乎仍然有着艾泽拉斯的信仰,只是现在封存在一个坛子里,打开盖子,还是那样的浓烈。

我不玩魔兽世界,体验的时间加起来也没有一张点卡那么多,我没有艾泽拉斯的信仰,不知道法师的奥术和德鲁伊的法术谁更绚烂,也不知道瓦王的大义,但是却真的可以理解他们的情绪,因为那像是一种超脱于游戏的缅怀,因为我也有,只是他是苍月岛的左岸,木质的码头,湛蓝的海水,随着海风被吹起的火色霓裳羽衣,陪着海浪铿锵的血饮剑。

泰隆看到瓦罗兰的天空飘着艾泽拉斯的雪

这种缅怀着实奇怪,离开传奇十年,我依然会怀念,可是陪伴了我四年的LOL,却出乎意料的让人觉得疏离。

离我最近又最远的瓦罗兰

显然,瓦罗兰的绿叶要比盟重土城的黄沙还要多,德玛西亚的银色苍茫和诺克萨斯的黑色铁血也比比奇和半兽人似是而非雾里看花的斗争要真实。但是这种过于波澜壮阔世界恢弘,实则却是支离破碎的不完整。

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争斗了这么多年,嘉文四世的铠甲上依然闪亮如黄金一般,没有剑痕,没有血迹,没有战争的硝烟,只有“我是王子威武霸气”的高傲却不知道除了萌萌的厄加特还有谁战死了;艾欧尼亚经历了一次次的侵略,成就了刀锋意志的觉醒、成就了天启者的慈悲、成就了索拉卡的我不入地狱的豪情,可是这一切却好像又和艾欧尼亚没有那么大的关系,他们费尽了心力,为了守卫自己的家乡,却毫不犹豫的去了战争学院,是不是很矛盾。

泰隆看到瓦罗兰的天空飘着艾泽拉斯的雪

英雄联盟的世界太大,大到人物之间的故事远的像是隔了一道无法跨越的天堑,安妮也许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提伯斯有个远方表亲叫沃利贝尔,的仇恨也都不了了之,卡特等待盖伦的玫瑰等了一千年,寒冰三女皇还是没能打起来。

因为大,所以不够深入人心,不能否认英雄联盟很耐玩。但是,我想这样再过十年,我应该还是只记得传奇,而那些每天和LOL朝夕相伴的小伙伴,也不会忘记艾泽拉跳舞的精灵。

我记得苍月岛的海浪和桃花,他们记得艾泽拉斯天空上飞舞的凤凰和龙,但是,LOL浮夸而牵强的故事背景,实在让人难以去记忆和怀念。

泰隆看到瓦罗兰的天空飘着艾泽拉斯的雪

当然,LOL的成功让他不需要回头的客人,因为客人暂时还不会离开。不过,有自己文化的中国还存在在世界上,照搬希腊文化的罗马已经涅灭在历史中。可见,属于自己的游戏文化,才是游戏情怀的归宿。

随恕瑞玛崛起的拳头野心

现在的LOL,鲜有情怀,更多乐趣。当兴趣减少,也就是时候离开了。

不过,拳头的野心显然不会只为了当前笑傲游戏世界的在线率而已,他们也想要打造自己的文化,自己的世界。

2014年年末,随着沙漠皇帝诞生的是一整个恕瑞玛帝国,泽拉斯不再是那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棺材板,龙龟不再是那个滚来滚去的野生一号,蛇女不再是被某个敌对国家莫名诅咒的可怜孩子而是因为古恕瑞玛神秘魔力变成了怪物(要知道诺克萨斯的敌对国家纵观瓦罗兰也就只有德玛西亚和艾欧尼亚了,这两个国家里能够把他变成蛇的,还真没有)。

泰隆看到瓦罗兰的天空飘着艾泽拉斯的雪

可以说,沙皇的苏醒,带来的是恕瑞玛,是英雄联盟这个游戏世界文明的复苏,有点像是随着黄沙间帝王谷出土的一件件黄金棺材,一尊尊塑像而重新拾回昔日文明,被殖民千年的埃及,虽然都穿着白色的迪史达什颂着可兰经,却终归是和其他阿拉伯国家不那么一样。

如果说,一个完整而又深刻的游戏文明可以让一款游戏成为永恒,显然拳头有着将英雄联盟打造成一款永恒的经典而非现象级的火爆的野心,但是从今年的刺客更新看,拳头的野心,似乎要更大一些。

拳头对于英雄联盟的创造,一直倾向于去融合一些其他经典,比如电玩系列街机,比如象征着日本江户时代武士浪漫的亚索,比如致敬著名电影的全金属狂潮。

泰隆看到瓦罗兰的天空飘着艾泽拉斯的雪

可是,这种对于经典的复制,其实并不会引起非常大的共鸣,我喜欢少女时代,但是我不会特意开一场自定义让偶像歌手阿狸跳四十分钟舞给我看;我喜欢街机,我也不会和朋友组够10个电玩皮肤去特意开一场黑只为了纪念自己的红白机记忆;我喜欢江户时代日本的浪漫风情,我却不会选个亚索挂在泉水里吹笛子给我听。

或许还有更大的野心

或许拳头想让整个游戏世界的文化大统一,或许拳头真得有付诸实践,可是?好像这些可有可无的东西并不能得到足够的传承吧。

然后就在这个星期,我看到了泰隆

提到泰隆,不得不提的是刺客信条,刺客信条发布于2007年,那会的我读高二,在一本游戏杂志里偶然间看到这款单机游戏的介绍,白的带着泥泞的兜帽,中世界高高的城堡,城堡上锁链拉扯的木板,火把上飘着的黑色烟气。在当时满世界诛仙和西游的中式幽默背景下,我买了刺客信条的碟片。

泰隆看到瓦罗兰的天空飘着艾泽拉斯的雪

为了玩刺客信条,我忍受了父母的枪炮夹击,虽然现在已经不大记得剧情和操作的手法,但是那种不同于东方风格游戏精致唯美的颓废,就像是看惯了精致楷书的人陡然看到的草书的狂狷却让人难以忘记。

那脏兮兮的衣服,模糊却又英挺的面部轮廓,那跃动在跳板间,行走在耶路撒冷熙攘街道中的影子,都构成了我游戏回忆中不可或缺的组成。

不过,单机游戏虽然有着非常多值得让人铭记的东西,却也很容易丢失怀念的场所。比如刺客信条,除了发烧友,2007年的刺客信条1已经很难再找到。比如,剑侠情缘,虽然实现了网络版,但除了名字和基本设定,我已经很难找到单机版的影子。真正做到可以较为完美的呈现单机记忆的,好像也只有暗黑3了,可惜,暗黑3作为一款网游,他是极度失败的,他有着情怀,有着回忆,却因为不符合网游的规则,失去生存的本钱。

好在,他是暴雪的,庆幸还有暴雪这样一个不那么急功近利的游戏公司,可以给玩家凭吊情怀的机会,可是,暴雪的高傲也仅仅给了暴雪游戏一个可以避世回忆的梦想乡,还远远不够啊。

现在,或许我们还有拳头。

这次的泰隆,让我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虽然我没有这个英雄,也从来没有玩过,但是这全场跑酷的设定,像极了刺客信条,看着泰隆的介绍视频,仿佛画面中的那个小小的人儿,不再是单纯的泰隆,他是阿泰尔,他是艾奇奥,他是戴斯蒙。他翻越的峡谷里的一座座山峰,就是那中世纪哥特式宫殿的墙壁,这种刺客之道有进无退的设定,就是刺客信条。

当我买了泰隆,当我开着自定义跳完了召唤师峡谷,虽然我已经不记得刺客信条具体的操作方式,但是这种跃动间的律动,依然那么熟悉,仿佛我跳的不是召唤师峡谷长满苔藓的山壁,而是佛罗伦萨的古堡和耶路撒冷的寺庙。

脏脏的兜帽,一往无前。

我将这种感觉告诉了曾经一起玩刺客信条,现在一起玩英雄联盟的老同学,兴奋的像个小孩子捡到了丢掉很多天的玩具。

他和我说,是啊,都是跳来跳去的,只是换了个地方,不过已经很好了。

真的是很好了。

在瓦罗兰看艾泽拉斯的白雪

单纯的一件皮肤的纪念,很简单,做一个系列皮肤的缅怀,其实也不难,可是将一个完全不同游戏的操作体验融合在LOL里面,这并不容易,就更不用说传承一款游戏的精神了。

可是这些,拳头在今年年末做到了,至少,在泰隆身上做到了。

或许未来的某一天,我可以去怀念瓦罗兰的天空,恕瑞玛到战争学院的波澜史诗,还可以看着召唤师峡谷飘着艾泽拉斯的白雪。

或许,英雄联盟真的可以开辟一个新的纪元,传承不限于英雄联盟,所有游戏的文化和情怀。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