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电视剧 > 正文

游戏“羊了个羊”超出预期 发生什么都要有平常

09-19 电视剧

羊了个羊超出预期 发生什么都要有平常心

  最近,《羊了个羊》刷爆朋友圈。众多玩家里,有人玩到凌晨熬红双眼,有人功亏一篑怒气值拉满,有人苦心钻研破解攻略,有人已默默背熟广告台词……还有人通过游戏参透人生——牌面很复杂,困难一层又一层,槽位只有那几个,但谁都不想这么算了。

  随着游戏的爆火,围绕着游戏有了各种质疑。对此,《羊了个羊》创始团队、简游科技创始人张佳旭坦言,玩家的喜骂都能接受,“这代表他真正地参与了进来。”

  没有算法控制

 

 

  将游戏体验放在第一位

  9月15日晚上10点,张佳旭走出简游办公室,走进烤串店,给团队买晚餐。

  屋里的年轻团队,全都在满负荷工作。办公室的一角堆着最近的口粮——成箱的饮料、矿泉水,吃了一半的蛋糕和月饼。这一天,张佳旭的手机一刻也不得闲。

  北青报:游戏为什么叫《羊了个羊》?

  张佳旭:没有什么别的考虑,就希望用户能记住它,有时候苦思冥想出的名字反而没那么有意思。做游戏和玩游戏其实是一样的,都是一种玩的心态。

  北青报:有人能过第二关吗?

  张佳旭:当然。昨天我们看到一个主持人在直播LOL,他在玩《羊了个羊》,突然过关了,他立马跳起来庆祝,一顿兴奋,LOL都不播了,拿着手机喊“过关了,过关了”。归根结底是一句话,在我们心里,社交游戏的底线就是真实和公平。网上说我们有算法控制,绝对没有。

  北青报:网上流传的一些截图显示,最后几块无法消除,这是bug吗?

  张佳旭:摆列方法和视差让人感觉只剩这两块了,其实这两个方块底下还有,只是叠住了,如果这时候还有随机洗牌道具,就能过关了。

  北青报:很多玩家在批评这款游戏,你怎么看?

  张佳旭:玩家的喜欢或者骂,我们都能接受。玩家有情绪的时候,其实代表着他真正参与进来,觉得这个游戏好玩。

  北青报:有网友说短视频平台上的游戏比较简单,是这样吗?

  张佳旭:绝对不可能。现在盗版很多,我只能保证我们的游戏在各平台是一样的。其实,如果把不同平台的玩家放到不同服务器下面,会比较容易。但我们尽力把游戏整合到一个服务器下面,就是希望所有玩家一起玩游戏,这个氛围很重要,如果不同平台各玩各的,感觉一下就变了。

  对我们来说,这些选择是最难的。为了游戏好玩,再难我们也得扛过去,我们不能因为担心服务器压力,就选择分散玩家。我们对于社交游戏是有自己的要求和准则的,游戏体验一定是第一位的。

  北青报:你如何理解社交游戏?

  张佳旭:我举个例子,如果游戏里面加了好友聊天,就是游戏+社交元素。但是我们现在所有的游戏都是基于社交体系出发去设计的。

  玩家吐槽、抱怨、寻求朋友合作帮忙,这些都会激发社交点。当游戏有挑战性的时候,困难有多大,他过关的时候就有多兴奋。我们看到有人发帖说“过了关,我要把它写进我的简历”。你能感觉到游戏对于他的刺激性,这正是游戏的乐趣。

  团队成员“半路出家”

  网传营收数据不真实

  北青报:你预料到这款游戏会爆火吗?

  张佳旭:完全没有,已经远远超出预期了。我之前做《海盗来了》,最高是2500万DAU(日活跃用户数量),之前也见证过《成语小秀才》900万DAU,这些大DAU产品我经历过,但现在《羊了个羊》的数据已经完全超出我的认知了。

  北青报:互联网上流传的《羊了个羊》营收数据,是真实的吗?

  张佳旭:那些都是假的。我们在这个项目上没有开放banner(横幅广告)窗口。正常来说banner收入可以占到运营收入的很大一部分。但我们为了玩家体验,怕玩家误点误操作,就去掉了所有这些banner,拿掉了有损用户体验的内容。现在只加了广告视频,还是在不影响游戏本身玩法的基础上进行添加。玩家不想看视频,也可以正常体验游戏内容。我们是那种比较单纯的做内容产品的人。

  北青报:你们现在在忙什么?

  张佳旭:除了应对攻击,再要做的就是希望热度能降下来。现在大家都在对我们之前所说的内容过度解读。

  (看手机)唉,又崩了,这几天我们一直被攻击,因为有很多盗版游戏上线了。他们想把我们攻击掉,只要把我们游戏打挂了,玩家不知道是谁的游戏,就去玩他们的。这些是我们没有准备的,之前完全没有想到。

  最近团队成员基本都会通宵工作,技术岗位的小伙伴会更辛苦一些,他们累了就去楼上的休息室。其他的小伙伴也在为这个项目继续努力着,我们微信红包的皮肤已经做好了,准备找机会发放给玩家们。

  北青报:《羊了个羊》是如何策划的?

  张佳旭:我们有两个主策划人员,其余主创团队成员也都会参与进来,最后由我来做平衡。开发《羊了个羊》的三个组,人员背景都很有意思。其中一位策划是个1998年的小姑娘,之前是做行政工作的。我们看重了她的热情就招进来了,没想到学习能力很强。一个是Android、IOS转的creator开发,他自己自学的服务器搭建。我们没有太多预算,这位小伙伴边学边写。这款游戏的“美术”之前是做重度游戏的,这次也是第一次做休闲游戏。

  我们团队做了很长时间没有起色,我劝他们“你们再等等,再努努力,再加一把劲”。之后,在一个小项目上变种出来《羊了个羊》,这个玩法我们做了三个月,最后觉得这样设计最有意思,修改过后就直接上线了。《羊了个羊》能够成功,团队中的每个小伙伴都有功劳。我们因为热爱聚在了一起,也一直觉得会有机会能证明自己。没想到这个小项目突然火了,我们投入更多的主项目目前还没有进展。

  希望热度降下来

  把快乐交给真正的玩家

  北青报:你是什么时候决定做社交游戏的?

  张佳旭:我是“技术”出身的,大学毕业后就跟着朋友的一个创业团队做游戏。后来也加入了游戏大厂,直到去年又出来再次创业,想通过自己做游戏证明自己。

  成立简游也是为了用心做好游戏、做好玩的游戏、做连接人与人的游戏,团队都是真心做游戏的小伙伴,简游的寓意也是做简单的好玩的游戏。

  北青报:游戏爆火的这几天,你和团队说了什么?

  张佳旭:我跟他们说,在座的各位,这绝对是我们这辈子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我们本来想着这个游戏挣十万块钱就行,但是现在已经远超出我们的预期。我们有什么其他的希望吗?并没有。

  所以我就跟大家说,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平常心对待。这不是咱们最后一款游戏。这个公司要做下去,咱们还要持续产出更好的游戏,大家不要被这些东西所迷惑。

  从我的角度,经营公司本身也像一个游戏。不论做公司、做游戏,大家都是游戏里的玩家。我尊重每一个玩家,也尊重每一个员工,我怎么去对待我的玩家,我就怎么对待我的员工。

  我希望大家玩游戏是为了开心。我们不希望引发这么大的讨论,因为游戏去吵架、抢热搜,太影响社会资源了,这让游戏变成了没有意义的事。

  喜欢玩这个游戏的朋友,可以安安静静玩;不喜欢的转身离开,我们也不挽留,将快乐交给真正的玩家。我们只是做了一款小游戏,并不希望这个事情一直发酵。现在看到热度下来了,我其实很开心,终于回归到我们做游戏本质。

  本版文/邓培钧 本报记者 张知依 统筹/林艳 张彬

  潮流档案

  《羊了个羊》是一款闯关消除小游戏,通关率不到0.1%。玩法是在重叠的各类方块中,找到三个同样图案置于下方卡槽即可消除,卡槽内最多可以储存7张卡牌。游戏首页还设置了玩家排行榜,将不同地域的玩家分区进行排行,游戏通关后可进入地区榜单,助力地区排名。

  企查查数据显示,北京简游科技有限公司由张佳旭、厦门雷霆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乐闪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持股,其中厦门雷霆网络为吉比特旗下公司,该公司于2022年6月入股,持有简游科技10%的股份,为第二大股东。

  相关信息显示,简游科技已对《羊了个羊》进行软件著作权登记,该游戏首次发表日期为6月13日,登记批准日期为7月29日。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主页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longwars.com/a/dianshiju/2022/0919/280.html



标签

友情链接